张红琢:踏遍青山,为烈士寻亲13年

来源: 央广网
  • 分享到:
  •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
    x

退役军人事务机构成立以来,推动出台了《英雄烈士保护法》,成立了烈士纪念设施保护中心(烈士遗骸搜寻鉴定中心),每年牵头开展清明祭英烈活动,针对部分烈士墓没有亲属祭扫的问题,多措并举,开展了烈士寻亲工作。在河北省唐山市,58岁的张红琢为了帮助烈士英灵魂归故里,多年来走遍全国各地300多个烈士陵园,为24个省市1300多位烈士找到了“家”。

在丹东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园,烈士后人张得友在张红琢的带领下,找到了他的伯父张茂林的墓。墓碑前,张得友噗通跪下,泪流满面,向长眠此地的伯父讲述了全家人几十年来的思念之情。

张得友:“大爷,我好不容易找着您的墓了,爷爷、奶奶、爸爸都不在世了,您让我找得好苦啊,我从老家给您带来一把土,我给您上上坟……”

当年,北京籍的张茂林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后,家人以为他安葬在了朝鲜。张红琢在帮助烈士寻亲时,通过校对北京市革命烈士英名录与丹东墓碑照片后发现,张茂林牺牲后就安葬在丹东。他立即想办法联系到了张茂林烈士的家人,烈士亲属为此感激不已。而对张红琢来说,为烈士寻亲13年,这样的场景已经数不胜数。

张红琢:“烈士家属也在苦苦寻找,但是他们不知道安葬在哪儿。咱们共同努力,让更多烈士‘回家’。”

1.jpg

由于长期伏案校对烈士的资料信息,张红琢的视力下降,有时候需要需要戴两副眼镜

今年58岁的张红琢,是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张各庄的一位普通居民。他为烈士寻亲的缘由,来自于2007年的一次上网经历。那次,他在无意中看到,一些唐山籍烈士牺牲后,由于家人不知道他们安葬何处,多年没有到墓前祭扫。张红琢心里非常难过,由此萌生了为这些烈士找亲人的想法。

张红琢:“我15岁的时候,经历过唐山大地震。那时候,全国支援唐山,包括人民解放军。我跟咱们人民解放军相当有感情,每找到一位烈士家属的时候,我的心情那叫一个高兴。”

在张红琢的帮助下,那些终于找到烈士的亲属,不远千里来墓地“相聚”,每次看到这个场面,一向刚强的他,眼泪也止不住地往下流。

张红琢:“之前找到一位叫李德昌的烈士的墓,我通知他家属的时候,他还有一个闺女健在。有一天,我打电话过去,说你爸爸的墓还在呢,这大姨跟我哭了。她在那边哭,我在这边哭。通过那一次,就深深地启发了我。其实并不是说烈士家属不想找,是他不知道安葬在哪儿,他们也渴望找到。”

2.jpg

每到一处,张红琢都要对烈士墓碑认真拍照,收集最详细的资料

由于年代久远,线索又有限,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烈士亲属非常困难。烈士墓碑和烈士英名录上,最详尽的也不过写着烈士老家的村名,而许多只写到所在县,有的甚至只有一个名字。张红琢把网上下载的烈士资料,按县区分开,打印成册,并从当地历史资料中认真核对他们的籍贯、参加革命和牺牲时间等信息。只要天气、身体条件允许,他便开上私家车,踏上寻找烈士的路。每到一个地方,张红琢便直奔当地的烈士陵园,对每个墓碑逐一拍照、记录。

张红琢:“全国范围内,不管这个陵园是抗日战争时期的也好,解放战争时期的也好,抗美援朝战争时期的也好,只要有陵园,我路过这儿,都会进去。”

3.jpg

拍完照离开时,张红琢深深鞠躬,表达对烈士的敬仰

对于没有详细信息的墓碑,张红琢就找当地民政部门或陵园管理处索要资料,许多单位提供了积极的支持。但是,也有不理解甚至推诿刁难的时候。2013年,张红琢去东北某地烈士陵园寻找资料时,就被工作人员以“保密”为由拒绝。

张红琢:“我2013年过去,想拍照片,正好赶上下雪没法拍。我就找他们科长,问能不能把资料提供给我,你猜这个科长说啥,他说这个烈士资料是保密的。”

这些阻拦并没有动摇张红琢为烈士寻亲的决心,因为,为牺牲多年的烈士寻找到亲人,就是他最大的心愿和动力。实际上,从烈士陵园拍摄墓碑的照片,才只是寻亲的开始,由于墓碑上的信息有限,对于没有具体部队番号,或因笔误登记与现在不符,或姓名和地名音同字不同的,张红琢还要反复查询史料,认真分析校对。

张红琢:“过去是木牌,字看不清楚,都是照猫画虎。这几年我经历过的情况,有化名的,有异地当兵的,都是改过名的。就算校对好了,一百个烈士也找不出两三个。”

4.jpg

张红琢的小屋里,桌上、书柜里,全是烈士资料

在张红琢的办公室里,各个省市的革命烈士名册厚厚一堆,书橱里,县志、市志应有尽有。这些年来,他就是用这种最原始的方式,逐一核对好信息后,采取写信或亲自前往的方式,把烈士的信息交到他们亲人的手上。

张红琢:“每次出来为烈士找‘家’的时候,都是四五点钟起床,到村里以后,先找书记,找不到的话就找村委会主任,或者找岁数大的人询问。”

一次,张红琢从拍摄回来的墓碑照片和烈士名录中,通过校对,确认了在兰州战役中牺牲的烈士柴凤廷的籍贯信息,而后便立刻前往烈士的老家辽宁省北票市王家窝铺村。

张红琢:“大爷,您好,我跟您问一下,您认识叫柴凤廷的烈士吗?”

村民:“他已经牺牲了。”

张红琢:“他们家现在还有亲人没有?他的墓现在还有呢。”

村民:“墓还有呢?哎呀,好,我现在马上给他亲人打电话!”

得知牺牲了半个多世纪的爷爷终于有了下落,柴凤廷烈士的孙女柴淑华激动不已,代表全家感谢张红琢。

柴淑华:“我爷爷27岁参军,我奶奶就守着我爸过。知道他在兰州牺牲,想去找,但是孤儿寡母的也没法去,有那个心没那个条件,就一直没找到。现在通过张大哥,终于找到了我爷爷的墓,特别感谢他,为我找到了我的亲人,谢谢!”

由于长期伏案查资料,张红琢落下了眼疾,加上本身就有冠心病,妻子李令军一直担心他的身体。为了打消妻子的担忧,张红琢带着妻子一起接待了一次前来寻亲的烈士亲属。当看到烈士亲属长跪不起,表达对张红琢的感谢时,妻子李令军懂得了丈夫为烈士寻亲的意义。

李令军:“烈士为国家牺牲,咱们能帮的忙就去帮吧,我觉得这是好事,非常有意义。”

在家人的支持下,张红琢为烈士寻亲的脚步更加坚定。2009年10月22日,在河北省滦南县姚王庄乡北村,张红琢为牺牲在湖南的刘海恩烈士找到了家人,当时烈士的老母亲已经101岁,这是他为烈士寻亲以来,遇到的唯一一位健在的烈士母亲。

5.jpg

46军136师407团班长刘海恩在1949年牺牲,当张红琢帮助找到她的亲人时,老母亲已经101岁,这是他为烈士寻亲以来遇到的唯一一位健在的烈士母亲

张红琢:“大妈,您儿子的墓找到了。”

母亲:“找着了?”

张红琢:“烈士刘海恩的墓找着了,这是好事儿,大妈,您别难受。”

为烈士寻亲以来,张红琢走过多少地方,吃过多少苦,他自己都记不清了。但他却记得每一位烈士亲属在得知亲人安葬地后的痛哭场景。有一些人质疑张红琢的选择,可他依旧无怨无悔地坚持着。

张红琢:“为什么一直坚持呢?拿2014年来说,有一位山东籍的老大妈,一到陵园,她就跪着哭,那真是长跪不起。她说,‘爸爸啊,我想你,这么多年都没找到你,你临走的时候说带着我们娘儿俩,咱们好好过日子。这些年来,一想到你就哭。’每一个烈士,都是一个故事。”

6.jpg

张红琢帮助志愿军烈士刘德宽找到山东省济宁市鱼台县的老家亲人

7.jpg

刘德宽烈士80多岁的女儿刘修云老人,在刘德宽烈士的墓前痛哭失声

张红琢平时在社区物业工作,还和朋友合开一家小影楼,赚的钱几乎全部投入到为烈士寻亲的事业中,仅购买各地的烈士英明录,一个省市下来大概要几千元。

张红琢:“和寻找烈士的意义比,钱算不了什么。搭多少钱也弥补不了他们的牺牲。当时他们大部分都是20岁左右的小伙子,走了之后就没能回来。这些人如果活着,现在也正享受着天伦之乐。可是,为了我们下一代,他们把生命献给了祖国和人民,我这一生也忘不了他们。”

8.jpg

这是张红琢走过的300多座烈士陵园的其中一处。愿每一位以身殉国、埋骨他乡的烈士都能被亲人找到,英灵魂归故里

怀以这份赤诚的情怀,13年来,张红琢自费寻访了全国24个省、市、自治区的300多个烈士陵园,拍摄烈士墓碑六万多个,在全国各地志愿者、媒体和相关部门的协作下,共为1300多名烈士找到了“家”。如今,张红琢的手机、邮箱成了热线,每天都有烈士亲属请他帮助寻亲的嘱托。张红琢说,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到“为烈士寻亲”的行动中来。

张红琢:“不是我张红琢个人找到的。是我和各省、市新闻媒体大家一起合作,还有很多社会爱心人士参与进来,我个人这点小力量根本不可能完成。我们现在的国家,如果没有解放军保卫着,不可能有现在这么美好的生活。我们一定不能忘记过去。”


来源:央广网

记者:赵敏 杨鸿 李鹏

网络编辑:致敬

温馨提示:更多相关内容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中华英烈网(ID:zhonghuayingliewang)

投稿须知:投稿请将作品以附件形式(建议将邮件主题命名为“作品形式+标题+投稿人姓名/单位/地址/联系方式(手机/QQ/微信)”)发送至邮箱yingliewang@vip.sina.com,详情请点击“中华英烈网”官方微信平台投稿须知查看。


中华英烈网

张红琢:踏遍青山,为烈士寻亲13年

来源:央广网

退役军人事务机构成立以来,推动出台了《英雄烈士保护法》,成立了烈士纪念设施保护中心(烈士遗骸搜寻鉴定中心),每年牵头开展清明祭英烈活动,针对部分烈士墓没有亲属祭扫的问题,多措并举,开展了烈士寻亲工作。在河北省唐山市,58岁的张红琢为了帮助烈士英灵魂归故里,多年来走遍全国各地300多个烈士陵园,为24个省市1300多位烈士找到了“家”。

在丹东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园,烈士后人张得友在张红琢的带领下,找到了他的伯父张茂林的墓。墓碑前,张得友噗通跪下,泪流满面,向长眠此地的伯父讲述了全家人几十年来的思念之情。

张得友:“大爷,我好不容易找着您的墓了,爷爷、奶奶、爸爸都不在世了,您让我找得好苦啊,我从老家给您带来一把土,我给您上上坟……”

当年,北京籍的张茂林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后,家人以为他安葬在了朝鲜。张红琢在帮助烈士寻亲时,通过校对北京市革命烈士英名录与丹东墓碑照片后发现,张茂林牺牲后就安葬在丹东。他立即想办法联系到了张茂林烈士的家人,烈士亲属为此感激不已。而对张红琢来说,为烈士寻亲13年,这样的场景已经数不胜数。

张红琢:“烈士家属也在苦苦寻找,但是他们不知道安葬在哪儿。咱们共同努力,让更多烈士‘回家’。”

1.jpg

由于长期伏案校对烈士的资料信息,张红琢的视力下降,有时候需要需要戴两副眼镜

今年58岁的张红琢,是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张各庄的一位普通居民。他为烈士寻亲的缘由,来自于2007年的一次上网经历。那次,他在无意中看到,一些唐山籍烈士牺牲后,由于家人不知道他们安葬何处,多年没有到墓前祭扫。张红琢心里非常难过,由此萌生了为这些烈士找亲人的想法。

张红琢:“我15岁的时候,经历过唐山大地震。那时候,全国支援唐山,包括人民解放军。我跟咱们人民解放军相当有感情,每找到一位烈士家属的时候,我的心情那叫一个高兴。”

在张红琢的帮助下,那些终于找到烈士的亲属,不远千里来墓地“相聚”,每次看到这个场面,一向刚强的他,眼泪也止不住地往下流。

张红琢:“之前找到一位叫李德昌的烈士的墓,我通知他家属的时候,他还有一个闺女健在。有一天,我打电话过去,说你爸爸的墓还在呢,这大姨跟我哭了。她在那边哭,我在这边哭。通过那一次,就深深地启发了我。其实并不是说烈士家属不想找,是他不知道安葬在哪儿,他们也渴望找到。”

2.jpg

每到一处,张红琢都要对烈士墓碑认真拍照,收集最详细的资料

由于年代久远,线索又有限,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烈士亲属非常困难。烈士墓碑和烈士英名录上,最详尽的也不过写着烈士老家的村名,而许多只写到所在县,有的甚至只有一个名字。张红琢把网上下载的烈士资料,按县区分开,打印成册,并从当地历史资料中认真核对他们的籍贯、参加革命和牺牲时间等信息。只要天气、身体条件允许,他便开上私家车,踏上寻找烈士的路。每到一个地方,张红琢便直奔当地的烈士陵园,对每个墓碑逐一拍照、记录。

张红琢:“全国范围内,不管这个陵园是抗日战争时期的也好,解放战争时期的也好,抗美援朝战争时期的也好,只要有陵园,我路过这儿,都会进去。”

3.jpg

拍完照离开时,张红琢深深鞠躬,表达对烈士的敬仰

对于没有详细信息的墓碑,张红琢就找当地民政部门或陵园管理处索要资料,许多单位提供了积极的支持。但是,也有不理解甚至推诿刁难的时候。2013年,张红琢去东北某地烈士陵园寻找资料时,就被工作人员以“保密”为由拒绝。

张红琢:“我2013年过去,想拍照片,正好赶上下雪没法拍。我就找他们科长,问能不能把资料提供给我,你猜这个科长说啥,他说这个烈士资料是保密的。”

这些阻拦并没有动摇张红琢为烈士寻亲的决心,因为,为牺牲多年的烈士寻找到亲人,就是他最大的心愿和动力。实际上,从烈士陵园拍摄墓碑的照片,才只是寻亲的开始,由于墓碑上的信息有限,对于没有具体部队番号,或因笔误登记与现在不符,或姓名和地名音同字不同的,张红琢还要反复查询史料,认真分析校对。

张红琢:“过去是木牌,字看不清楚,都是照猫画虎。这几年我经历过的情况,有化名的,有异地当兵的,都是改过名的。就算校对好了,一百个烈士也找不出两三个。”

4.jpg

张红琢的小屋里,桌上、书柜里,全是烈士资料

在张红琢的办公室里,各个省市的革命烈士名册厚厚一堆,书橱里,县志、市志应有尽有。这些年来,他就是用这种最原始的方式,逐一核对好信息后,采取写信或亲自前往的方式,把烈士的信息交到他们亲人的手上。

张红琢:“每次出来为烈士找‘家’的时候,都是四五点钟起床,到村里以后,先找书记,找不到的话就找村委会主任,或者找岁数大的人询问。”

一次,张红琢从拍摄回来的墓碑照片和烈士名录中,通过校对,确认了在兰州战役中牺牲的烈士柴凤廷的籍贯信息,而后便立刻前往烈士的老家辽宁省北票市王家窝铺村。

张红琢:“大爷,您好,我跟您问一下,您认识叫柴凤廷的烈士吗?”

村民:“他已经牺牲了。”

张红琢:“他们家现在还有亲人没有?他的墓现在还有呢。”

村民:“墓还有呢?哎呀,好,我现在马上给他亲人打电话!”

得知牺牲了半个多世纪的爷爷终于有了下落,柴凤廷烈士的孙女柴淑华激动不已,代表全家感谢张红琢。

柴淑华:“我爷爷27岁参军,我奶奶就守着我爸过。知道他在兰州牺牲,想去找,但是孤儿寡母的也没法去,有那个心没那个条件,就一直没找到。现在通过张大哥,终于找到了我爷爷的墓,特别感谢他,为我找到了我的亲人,谢谢!”

由于长期伏案查资料,张红琢落下了眼疾,加上本身就有冠心病,妻子李令军一直担心他的身体。为了打消妻子的担忧,张红琢带着妻子一起接待了一次前来寻亲的烈士亲属。当看到烈士亲属长跪不起,表达对张红琢的感谢时,妻子李令军懂得了丈夫为烈士寻亲的意义。

李令军:“烈士为国家牺牲,咱们能帮的忙就去帮吧,我觉得这是好事,非常有意义。”

在家人的支持下,张红琢为烈士寻亲的脚步更加坚定。2009年10月22日,在河北省滦南县姚王庄乡北村,张红琢为牺牲在湖南的刘海恩烈士找到了家人,当时烈士的老母亲已经101岁,这是他为烈士寻亲以来,遇到的唯一一位健在的烈士母亲。

5.jpg

46军136师407团班长刘海恩在1949年牺牲,当张红琢帮助找到她的亲人时,老母亲已经101岁,这是他为烈士寻亲以来遇到的唯一一位健在的烈士母亲

张红琢:“大妈,您儿子的墓找到了。”

母亲:“找着了?”

张红琢:“烈士刘海恩的墓找着了,这是好事儿,大妈,您别难受。”

为烈士寻亲以来,张红琢走过多少地方,吃过多少苦,他自己都记不清了。但他却记得每一位烈士亲属在得知亲人安葬地后的痛哭场景。有一些人质疑张红琢的选择,可他依旧无怨无悔地坚持着。

张红琢:“为什么一直坚持呢?拿2014年来说,有一位山东籍的老大妈,一到陵园,她就跪着哭,那真是长跪不起。她说,‘爸爸啊,我想你,这么多年都没找到你,你临走的时候说带着我们娘儿俩,咱们好好过日子。这些年来,一想到你就哭。’每一个烈士,都是一个故事。”

6.jpg

张红琢帮助志愿军烈士刘德宽找到山东省济宁市鱼台县的老家亲人

7.jpg

刘德宽烈士80多岁的女儿刘修云老人,在刘德宽烈士的墓前痛哭失声

张红琢平时在社区物业工作,还和朋友合开一家小影楼,赚的钱几乎全部投入到为烈士寻亲的事业中,仅购买各地的烈士英明录,一个省市下来大概要几千元。

张红琢:“和寻找烈士的意义比,钱算不了什么。搭多少钱也弥补不了他们的牺牲。当时他们大部分都是20岁左右的小伙子,走了之后就没能回来。这些人如果活着,现在也正享受着天伦之乐。可是,为了我们下一代,他们把生命献给了祖国和人民,我这一生也忘不了他们。”

8.jpg

这是张红琢走过的300多座烈士陵园的其中一处。愿每一位以身殉国、埋骨他乡的烈士都能被亲人找到,英灵魂归故里

怀以这份赤诚的情怀,13年来,张红琢自费寻访了全国24个省、市、自治区的300多个烈士陵园,拍摄烈士墓碑六万多个,在全国各地志愿者、媒体和相关部门的协作下,共为1300多名烈士找到了“家”。如今,张红琢的手机、邮箱成了热线,每天都有烈士亲属请他帮助寻亲的嘱托。张红琢说,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到“为烈士寻亲”的行动中来。

张红琢:“不是我张红琢个人找到的。是我和各省、市新闻媒体大家一起合作,还有很多社会爱心人士参与进来,我个人这点小力量根本不可能完成。我们现在的国家,如果没有解放军保卫着,不可能有现在这么美好的生活。我们一定不能忘记过去。”


来源:央广网

记者:赵敏 杨鸿 李鹏

网络编辑:致敬

温馨提示:更多相关内容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中华英烈网(ID:zhonghuayingliewang)

投稿须知:投稿请将作品以附件形式(建议将邮件主题命名为“作品形式+标题+投稿人姓名/单位/地址/联系方式(手机/QQ/微信)”)发送至邮箱yingliewang@vip.sina.com,详情请点击“中华英烈网”官方微信平台投稿须知查看。


扫描二维码,关注中华英烈网